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四月青年 / 正文

历史会记住2008年的“四月青年”

2008-10-20 19:10:3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这个时代要求“四月青年”必须同国家经济战略转型的大背景紧密的捆绑起来,以国家崛起为目标,以民族振兴为依托,只有这样,他们自身的成长才有足够的空间,他们自身的利益诉求才能不断得到实现。这就是“四月青年”的历史使命。

有人评论说,历史会记住2008年的“四月青年”。他们“被正义感所呼唤而挺身站起”,“得益于对西方民主自由的重新认识……不会像上代某些人那样迷失在西方作为霸权手段的伪学说丛林当中浑噩一生”;同时,他们“从容地要求公正,执著地坚持正义,克制地展开竞争,他们有着比前辈们更好的知识准备和更成熟的理性”。

也许只有多年后回顾历史,才会发现,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发生的“火炬传递事件”,让人们永远记住了“四月青年”。

最全球化的一代最爱国的一代

吃比萨饼、汉堡包,穿耐克、阿迪达斯,推崇NBA和欧洲杯,用iPod听摇滚乐,去咖啡馆看法国电影,批评好莱坞大片简单庸俗……从来没有这样一代中国年轻人——表面上看,他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彻底的全球化了。

他们像是“物质的一代”,上辈人的贫困和饥饿似乎只是传说,而眼前花样繁多的物质享乐则是天经地义和习以为常的;他们像是“垮掉的一代”,成长的迷茫和青春的叛逆是最现实的精神挑战,有时他们以另类的甚至极端的方式,力图表达自我和个性;他们像是“虚拟的一代”,网络世界和仿真游戏常常模糊了虚拟空间与现实世界的边界,他们最大程度消除了信息不对称,却又很容易迷失在海量信息的汪洋中。

然而这一切,却构筑了当代青年人内心强大的自我认同感:正是因为能够平等、同步地接纳和共享全球物质、精神文明成果,他们的自信和自尊是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天赋的”客观存在。因此,在“火炬传递事件”中面对突如其来的诋毁和攻击,在那个时刻,“四月青年”的“国家认同”天然地与“自我认同”深刻地“链接”在一起,他们是在维护国家的尊严,更是在维护自我生存的尊严。

如果仅仅为了批评网络丛林中非理性的偏激噪音,而对于“四月青年”现象,简单化地扣上一个“愤青”的帽子,这一定会忽略其中蕴含的价值——在纷乱嘈杂的喧嚣背后,我们是否听到历史转型的车轮正在发出有力的时代先声?

在激情背后,青年人的理性积淀,不能用“青春期的叛逆”一笔扫过。早在2005年,留日学生钟庆在他的畅销书《刷盘子,还是读书?》中,就系统阐述了西方工业史300年的发展路径。他发现,后发工业国家(德、日、俄、中等),在追赶先发国家(英、法、美)过程中,采用“先重工、后轻工”的计划经济体制,本身是国家间竞争逼迫下的自觉行动,其效率与发展速度都超过了先发国家。而今天,如果中国不甘于再次走上第三世界国家的“依附型”经济道路,就必须重新唤起中国军工、能源、电子、材料等基干产业的科技创新能力和自我升级能力,这是一个大国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惟一选择。

显而易见,这种分析与同时期中国从2005年正式启动的自主创新国家经济战略,在思想路径和现实判断上惊人地一致。青年一代的抗争意识和国家历史视野,绝非针扎即跳的本能反应。他们逐渐从“西方中心论”的普世价值的迷雾中清醒过来,同时又不陷于盲目排外和自我封闭情绪,恰恰是一种长期以来不同观念交流、碰撞、磨砺的结果。

责任编辑:wunan
来源: 新华网
1 2 3
相关推荐: 四月青年媒体报道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