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四月青年 / 正文

一名自带干粮“五毛”的自白

2011-05-10 16:15:33 作者: 曹久强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一开始不知道什么是“五毛”,后来才知道所谓“五毛”是每发个帖,政府就给五毛钱。我当时一知道是这个意思,就愤怒了。作为一个北漂,我自带干粮进行网络宣传,我这个自带干粮的五毛到现在还在支撑着,而且会继续支持着。如果要有人问我这个自带干粮的“五毛”会支撑到时候,我会说,生命不息,此事不止。

本人从高中时代就信仰社会主义,特别是对于马克思所讲的三大定律极为佩服。大学期间,一直也在不断研究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那个时候,虽然也经常上网,但是,从来没有感觉网上有左右两派的激烈争论。当时我主要在大学宿舍里面与舍友激烈论战,经常一个人要面对宿舍其他同学对社会主义的责难。特别是每当周六、周日晚上,有时候要争论到凌晨一两点。那个时候,我就发现,我宿舍里的同学很多观点跟现在右派分子观点极为相似。那个时候,我宿舍有位舍友经常买《南方周末》看。毕业之后,随着乌有之乡有人披露,才知道《南方周末》与《炎黄春秋》是中国右派的大本营。他们不知道什么开始就在中国进行资产阶级思想的传播,我估计知识十多年了吧。他们的市场化运动比较成功,成功吸引了不少青年。

大学毕业之后,我也是因为生活问题,被迫进入私人企业进行打工。尽管我信仰社会主义,但是,我毕业走出社会一看,社会已经是遍地私人企业,公有制经济已经很少了。特别是公有制企业不成熟,裙带关系严重,没有关系进入很难。这个时候,不管我怎么知道私人企业是如何的剥削工人,我还是要现实的进入私人企业打工。在私人企业,当私人老板把我当奴仆对待,要我给他递水冲药,我虽然照做了,但是,我极为反感,感到愤愤不平。

在北京刚呆不久,从朋友口中知道北京有个乌有之乡网站,是宣传社会主义的,在北京地区有一定的人气。那个时候我在海淀区居住,乌有之乡地址就在苏州街一个不起眼的楼中。我几次参加了他们组织的专家讲座活动。其中杨凡、左大培教授给我的映像比较深。仲大军教授的讲座,我认为他比较同情社会弱势群体,思想上偏右。

每次到了乌有之乡,跟乌有之乡朋友交流,我发现大家激情很高,内部分歧也是非常大。我主张的科学社会主义是民主公有制经济加市场经济,其中有些朋友极端反对市场经济,让我感到不满。和他们辩论过好几次,分歧还是比较大。

随后我经常在乌有之乡发表文章。有些文章我自己觉得不错,但是,可能观点不合他们编辑的口味,没有放出来。

之后,我进入了另一家私人企业。待遇太低,我当然也就不想好好干。于是,上班时间经常出入各种QQ群。那个时候,我发现群里面争论并不大。但是,随着我的到来,我说出来我自己多年研究的观点,就往往引起他们很大的兴趣,也受到群中右派分子的群攻。我一开始是比较平和的跟他们解释。但是,这些右派说不过,在说不过情况下,看到与自己不同的观点就开始破口大骂。开始说我被洗脑,后来说我是“五毛”。我一开始不知道什么是“五毛”,后来才知道所谓“五毛”是每发个帖,政府就给五毛钱。我当时一知道是这个意思,就愤怒了。我有时候碰到无理取闹,只会骂人的右派,说我是“五毛”的时候,我就刷屏。他骂我什么我就复制它的,稍微改动来对付他。往往是我与骂我的人都被踢出群。

不过,由于我的到来,群内人气度与热闹程度大升,我往往又被群里面的管理员请回来。就这样我在很多群里面宣扬社会主义思想,驳斥他们对于毛主席、共产党以及社会主义的造谣与污蔑。

有时候我常常这样想,如果政府让我宣传社会主义,还给我发工资那该多好。我一定比现在加倍努力来宣扬社会主义。

不过,现实是我一边忍受资本家的剥削,一边在网络上与右派、网特、美分党们进行辩论,来宣扬社会主义。后来在四月青年社区看了一篇名为《自带干粮的“五毛”还能支持到什么时候》。我一看这个标题我就乐了。

为什么呢?我到现在才突然觉得我就是他们所说的自带干粮的“五毛”。自从毕业到现在,我自带干粮进行网络论战已经快四年了。作为一个北漂,你说我自带干粮进行网络宣传,我容易吗。呵呵。即使政府给我点补偿我觉得也是应该的。毕竟,现在的中宣部在右派看来,神通广大,管理与宣传到位。而在我这些民间的社会主义者看来完全是失职。这么多年来,在社会主义国家居然让资产阶级思想广为传播,社会主义思想宣传反而在官方无所作为。像南方系以及《炎黄春秋》那样的媒体居然可以这么长时间存在,不能不说是奇迹。像茅于轼那么疯狂污蔑开国领袖毛泽东都可以在网络上畅行无阻。我只能无语。我也只能说,国家真正出钱养着的“五毛”根本就不干活,完全是对于国家的重大失职。

好在经过了这几年我这些民间社会主义者的努力,社会主义思想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普及。这一点我在群中以及一些媒体的回复中就可以看得出来。我的同道中人比起我刚毕业的时候多多了。这是一个很好的迹象。在不少群里,我能找到同盟军,不像以前我总是孤军混战,一个人要“舌战群儒”。从这一点来说,我感到欣慰,毕竟这么多年我也努力过。现在社会主义在民间的影响,也应该有我一点小小的功劳吧。

最近,我又换了工作,在一家上市公司上班。虽然收入比较不错。不过,天天加班加点干活,自由时间比以前少了很多。我写文章与在群中与右派、网特、美分党论战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不过,社会主义是我一生的信仰,信仰是不会终止,我对于社会主义的热情也就不会终止。我当一如既往的进行社会主义宣传。

因此,我这个自带干粮的五毛到现在还在支撑着,而且会继续支持着。如果要有人问我这个自带干粮的“五毛”会支撑到时候,我会说,生命不息,此事不止。我很早就认为,钱财如粪土,自由信仰值千金。我虽然时常面带生活压力,今后即使没有任何政府资助的情况下,我还是会遵从我的信仰。毕竟毛泽东说的好,我们不是为钱活着的,人总是要点精神。

现在,我认为新的社会主义启蒙运动已经在中国开始了。西方反华势力以为中国是一党专制,大家特别是第三代人自然会起来推翻社会主义。但是,这只是他他们一厢情愿的臆想,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这些八零后中居然出现了青年近卫军,自觉起来维护社会主义。他们以及中国的互相勾结者一定极为失望吧。我看他们是非常、非常失望。

我时常在网上对着右派、网特、美分党这样说,不要以为真理在你们手上,你们拿着的只是已经过时的真理。真正先进的真理在我们手中。我们社会主义者才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不像你们只代表几百万的资产阶级。

今天的社会主义中国,虽然有很多问题,很多的假共产党,很多的资产阶级。但是,政权还是在社会主义手中,我相信这些问题都是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的问题。未来即使这些魑魅魍魉再起来闹事,我这些民间社会主义者绝对不会坐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被资产阶级窃夺。我会主动起来与他们进行各种形式的斗争。

我将通过网络,通过深入群众的宣传,用铁的事实来教育广大人民,揭穿资产阶级、右派、网特以及美分党的险恶用心。要让社会主义思想,在各种实实在在的实例教育下深入人心。

再此,我毫不掩饰的表明,我就是你们所说的自带干粮的“五毛”。我自带干粮,我乐意,你们无权干涉我的自由。你们有说话的权力,我也有,何况你们大肆编造你们的所谓历史,大肆造谣、污蔑。而我这个自带干粮的“五毛”根本不屑于你们这样的伎俩。当年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就是用的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公开资料。我现在批判资本主义也会用资本主义国家的公开资料。我绝对不会像你们用什么小道消息,去制造什么历史。而且我这些社会主义者也有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我们共产党就是造反起家,不像你们是孬种。说你们是孬种,一开始中国的资产阶级就不能拯救中国危亡,实现国家统一。然后是蒋介石胆小怕事,在东北不抵抗。最后就是你们,不服共产党,也不敢造反。总之,我是看不起你们这些孬种、胆小鬼。

在此,我也要郑重声明,社会主义中国是我们革命先辈付出巨大代价得来的。我们珍惜这份成果,我们社会主义始终要全心为天下人谋幸福,不像你们靠剥削为生。我们相信,在广大人民群众支持下,你们的反动行径必将失败。你们不过是历史中一个可有可无的小插曲。不管你们采取什么形式的伎俩来宣传你们的落后思想,由于你们违背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已经不是一个先进阶级,你们是不会成功的。

今天的中国不是18、19世纪的西欧,那个时候,资产阶级还是先进阶级,有农民配合起来造封建社会的反。现在只要共产党没有全局性失误是不可能被落后阶级推翻的,农民与工人也不会再支持你们这些落后的剥削阶级。

何况,今天的中国已经找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条道路,加上不断民主化公有制。相信像苏联那样全局性失误的情况是不会再有了。在此情况下,我相信社会主义中国将会继续雄踞于世界的东方,继续完成历史赋予它的神圣使命。中国人民做着社会主义这条大船,一定可以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再次登上世界的顶峰。中国将成为真正自由、民主、公平世界的灯塔。

责任编辑:翟琳琳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五毛干粮自白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