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四月青年 / 正文

《纽约客》:中国新保守的民族主义者

2011-05-31 23:50: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008年7月28日美国《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发表“愤青:中国新一代新保守民族主义者”的长篇采访报道,细致地记录下一位28岁研究生的人生和哲学,也从中观察和展现了中国“80后”这一代人,以及他们在08年新爱国主义运动中的表现。这篇文章被认为是迄今为止西方媒体对中国“愤青”最长的一篇报导文章,也被认为是较为客观的描述。在此呈现的是最完整的中文翻译。

多维社记者纪群 编译报导  一名驻中国的西方记者从新浪网上看到了一段中国爱国“愤青”式的视频,于是设法找到了视频背后的神秘男子,对他进行了深入采访,细致地记录下这位28岁研究生的人生和哲学,也从中观察和展现了中国“80后”这一代人。 

这位记者叫欧逸文 (Evan Osnos),哈佛大学政府系毕业生,现为《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的驻华记者。他在7月28日出版的《纽约客》上发表了这篇长篇采访报导,题目是“愤青:中国新一代新保守民族主义者”。这篇文章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是西方媒体中对中国“愤青”最长的一篇报导文章,也被认为是较为客观的描述。 

欧逸文担任芝加哥论坛报驻中东记者时曾在伊拉克当过战地记者。(资料图片)

今年4月15日上午,一段题为“2008年,中国站起来”的短视频出现在新浪网站。它的制作和上传都是一个谜,因为它不同于一般的YouTube式的剪辑,既没有主持人,没有叙述者,也没有签名,只注上了一个英文的缩写“CTGZ”。

“CTGZ”精心制作的毛泽东的视频,呼吁“2008中国站起来”。(资料图片)

这是一个自制的纪录片,一开头是一个红色的毛主席头像,头上金光闪闪。片刻之后管弦乐声、合唱声骤然响起,伴着雷鸣般鼓声, 黑色的屏幕闪出中文和英译的毛泽东“圣言”:“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然后是一个接一个的最近的照片和新闻片段,就像疾跑过一连串的阴谋和背叛,然后显 示中国现在正面临的“一连串闹剧,阴谋和灾害”:股市爆跌(这是外国炒家“疯狂操纵”中国股票价格和诱惑新手投资,导致他们损失金钱的结果);消费者被通 货膨胀困扰,在小贩卖猪肉的台前,高肉价甚至使得“连吃猪肉都成了奢侈”;影片然后警告:这是全球性“货币战争”的开端,西方企图让中国人为美国的金融危机买单。 

画面上显示出暴徒们在西藏首府拉萨抢劫商店和喊叫。同时,一行“所谓的和平抗议!”红底白字叠加在这些画面,然后,音乐逐渐加强。画面出现一个叠一个的外国新闻媒体批评中国西藏政策的报导片段,指出是“造谣和歪曲的众口一辞”。

画面中出现了CNN,BBC和其他新闻机构的名字,出现约瑟夫.戈培尔的肖像。在音乐减弱时出现文字:“显然,背后是一场包围中国的阴谋。一场新冷战!”随后,音乐变成喜悦,画面是在天安门城楼前,中国跨栏运动员刘翔高举奥运火炬,“象征着和平与友谊”,然后,是一连串对中国背信弃义的行为:在巴黎,示威者企图从火炬手的手中夺取奥运火炬,迫使警方将火炬熄灭——这是一个为新时代进行的“长征”。视频结束的画面,是中国国旗在阳光下飘扬,以及一个庄严的誓词:“我们将站起来,团结一致成为一个和谐的大家庭”! 

中国国旗和奥运旗帜在阳光下飘扬。(资料图片)

这段只有6分多钟的视频现在也贴到了YouTube网站上,记录了民族主义高涨的情绪,这种情绪是由今年3月份发生西藏暴动事件导致外国对中国举办08年夏季奥运会的批评后,所引发的。中国民众以罕见的愤怒回应外国的批评。

数千人在法国连锁超市家乐福中国分店前抗议,报复法国对亲西藏活跃分子的同情。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和中国门户网站搜狐的创始人及总裁张朝阳,在网上呼吁抵制法国产品,称“就是要让充满偏见的法国媒体与公众感到损失与疼痛”。当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谴责中国处理西藏问题的方式时,中国官方的新闻机构新华社称她“令人作呕”。消失很久的辞汇又出现在国有媒体上,“瞭望"新闻周刊警告说,“国内和国外的敌对势力已经把北京奥运会当成渗透和破坏的焦点”。在网站上的匿名帖子,更是粗鲁。”谁用嘴放屁,我就给谁嘴里塞满大粪。”在一个半官方报社的论坛,一位网友评论说。另一个人写道:“谁给我一把枪吧!对敌人绝能不仁慈手软!”对许多中国人来说,这些评论令人难堪,而对受到威胁的外国记者来说,就更难以不把它当回事了。我在北京的传真机就收到一封匿名信警告说,“给中国以清白。不然你和你的亲人就等死吧”。 

CTGZ的这个视频,贴出来的头一个半星期,就有100多万次点击和上万条评论支持,名列该网站热门榜的第四位。这段视频平均每秒钟就被点击2次。它成为自称是捍卫中国荣誉的爱国先锋们的宣言,这个爱国群体在中国被称为"愤青"——愤怒的青年。

早期互联网的思想家之一的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曾预测,互联网的全球化将改变我们的国家观念,民族主义没有生存空间。(资料图片)

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导的抗议活动受到镇压十九年后,今年春天,中国的年轻一代再次行动,但这次不是追求自由民主,而是要捍卫国家主权和经济繁荣。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创始人兼执行总监,早期互联网的思想家之一,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曾经预测说,互联网的全球化,将改变我们的国家观念。他预测,国家将会蒸发,“就像一个樟脑丸,从固体直接变成气体”,“民族主义将不会比天花有更多的生存空间。” 但是随后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已经与这种预测不一样了。 

我认识一位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网上的年轻的中国朋友,他上网追查到了CTGZ的一个电子邮箱。这个邮箱的主人是上海一位28岁、名叫唐杰(Tang Jie,音译)的男研究生,这是他制作的首支视频。 

几个星期后,我在中国这所名牌大学——复旦大学的门口会见了唐杰。复旦大学的校园很现代,从两座看上去像大公司总部一样的30层高的钢铁和玻璃大楼,向四面八方展开。唐杰身穿浅蓝色的牛津衬衫,卡其布裤子和黑皮鞋。他有眼睛明亮,带点褐色,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下巴和上唇留着一点胡子。当我刚从一辆出租车里出来时,他冲过来欢迎我,还要为我付车费。 

唐杰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西方哲学的专题论文上。他专长于现象学的研究,具体来说就是“内在主观性”的概念。现象学理论由德国哲学家爱德蒙特·胡塞尔创立的,爱德蒙特·胡塞尔影响了萨特等人。除了中文外,唐杰用英语和德语阅读也很轻松,但他很少说英语和德语,所以他在用一种语言表达出现障碍时,时不时很抱歉地在不同的语言之间转换。他也在学拉丁语和希腊语。他有一种内在的谦虚和温和,说话的声音甚至有时会小到听不见。他很少笑,好像是在保留体内的能量。他的乐趣是听中国古典音乐,也喜欢香港明星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他以不赶时髦自豪。他用网名“CTGZ”是两个费解的中国古代词语:长亭和公子,合在一起为“长亭公子”,简称为“CTGZ”。他不像有些中国学生精英那样加入共产党,因为他担心入了党,就影响到作为一个学者应有的客观性。 

位于上海的复旦大学(资料图片)

唐杰邀请了一些朋友到一家名为"胖哥"(Fat Brothers)四川餐厅与我们一起吃午饭。饭后我们都上楼到他的房间去。他独自住在六楼一个不到75平方英尺的统间,他的房间看上去几乎会被人误以为是一个图书馆藏书室,房间的所有平面都堆放着书,书桌的书架上有一大堆目录。他的藏品,或多或少,涵盖着人类思想的跨越历程:柏拉图靠着老子,维特根斯坦、培根、富斯特尔德朗、海德格尔、可兰经。唐杰为了把睡床扩大几寸,就用胶合板做了一个框架,然后下面用成堆的书籍来支撑。

最终,书多得房间都装不下了,就被装在硬纸板箱里,一个个摞起来靠在门外墙边。 唐杰一屁股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我们谈了一会儿,我问他,他的视频这么受欢迎有什么感想。他笑了,“看来我表达了一个大家共同的感觉,共同的看法,”他说。 

责任编辑:云海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