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青年生态 / 正文

后果虽严重,“裸婚”很美好

2011-08-01 13:12:27 作者: 宕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事实上,在我结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裸婚”的概念,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婚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的问题。我既不以金钱为荣,也不以裸婚为耻;同样,我也既不以金钱为耻,且不以裸婚为荣。

一年一度的“七夕节”又快到了,今年湖南卫视关注的竟然是“裸婚”的话题,并且打算邀请现场百对裸婚情侣集体宣誓,号召“以无房有爱为荣,以有房无爱为耻;以无车有爱为荣,以有车无爱为耻;以纯洁浪漫为荣,以贪慕虚荣为耻;以责任成家为荣,以放纵无度为耻……”向爱情、婚姻物质化、功利化的现象高声宣战。

西谚云,“爱比死更坚强”,尽管当代中国社会盛行“拜金主义”,我仍然相信——为了与所爱的人长相厮守,确实有不少坚持爱情至上的理想主义者愿意选择“裸婚”。但在我,却并不看好,也不提倡“裸婚”——虽然,我自己也曾经是“裸婚”族。

我出身于社会最底层,一切的一切,都必须依靠自己的打拼。我的父母并非不疼爱自己的儿子,但他们把我抚养到这么大,又送我读了大学,已是很不容易了。大学毕业后,该轮到自己回报父母的时候了,哪里还敢“啃老”。反正,我结婚的时候,确实是一贫如洗——房子自然是没有,至于车子,则连想都不敢想。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应该办个婚宴,请亲戚朋友吃个饭。由于身无分文,我当时并没有通知朋友,只请了双方的亲戚,办了五桌酒席——就算这样,五桌酒席的钱也全是借的,而且在当天,母亲就把亲戚们送来的礼金凑在一起,将钱给还了。

我那时的工资只有800多块钱,而且父亲已经退休,除了那点微薄的退休金,家里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那时,弟弟正在读书,我是家中的长子,所需的费用自然应该由我来承担。有一次父亲从我这拿走了一笔钱,家里的生活费就所剩无几了,害得我们吃了整整一个月的茄子——并非我们爱吃茄子,只是因为茄子便宜,所以我每次就买一大堆。当然,这些事情父母并不知道,因为我不会和他们说,而且他们每次要多少钱,我都会如数拿出来,从来就不会拒绝。

古人云,“贫贱夫妻百事哀”。生活的清贫,倒还是可以忍受的——至少,只要有一份工作,还不至于饿肚子。何况,简单清淡已经成了城市人所提倡的健康的饮食习惯——所以,到了现在,我的经济条件与当日相比,虽然已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在饮食方面,却是逐渐地向清贫的日子回归——我越来越不想沾大鱼大肉了,更愿意简简单单地吃点青菜豆腐。其实,对于穷人来说,最难堪的却是社会的歧视。在我生活于其中的那个小县城,周围的人们不但很功利,而且很势利——“笑贫不笑娼”在我所生活的社会环境里,是每天都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活生生的现实——贫穷,不但意味着能力的欠缺,在很多情况下,甚至是一种道德上的过失。那些年,因贫穷而备尝的屈辱和艰辛,足以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面对人生的任何苦难或来自任何人的任何歧视,都淡然处之,不以为意。

我至今都不知道,当时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我,使我平安地度过了那充满屈辱和艰辛的十年时光——但我知道,那绝对不是爱情的力量;而且,我并非一个坚强的人——至多,我只能算一个感觉迟钝的人。或许,我最大的力量即在于——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世界对我怎么样。贫穷和屈辱的生活会使一个人的心逐渐变得坚硬和麻木。在我,爱情也许是一件虚幻的奢侈品,而且,我并不相信爱情——虽然我很愿意相信世界上确实有爱情这种东西,但现实生活和过早的哲学训练却告诉我,爱情并非如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神圣和不可或缺。如果现在有人问我:“爱情是什么?”我只能老实地回答说:“不知道!”虽然我也曾经有过为某女子失眠、痛苦和犯傻的经历,而且以后仍然还可能会有类似的经历,但我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事实上,在我结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裸婚”的概念,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婚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的问题。至少,在我就是这样的。当然,对我来说,也不是因为纯洁而崇高的爱情而选择了“裸婚”——或许,仅仅只是因为我对于生活并没有过高的要求罢。我既不以金钱为荣,也不以裸婚为耻;同样,我也既不以金钱为耻,且不以裸婚为荣。我只是个俗人,执著于世俗的生活——既不贬低物质生活,也不抬高精神生活,相反也是一样。

清代查为仁《莲坡诗话》里有一首诗云,“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烟酱醋茶。”对于那些追求浪漫的人们来说,“裸婚”确实是一件浪漫十足的事儿;但是,婚后的现实却足以使婚前的浪漫黯然失色——如果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或缺乏在较短的时间内改善自己的生存处境的能力,难免不会生出很多婚前意想不到的矛盾来,甚至最终导致婚姻的破裂;因此,在选择是否“裸婚”时,还是慎重点为好。

人呀,有时往往很纠结——尽管并不相信爱情,然而,我却仍然认为真爱是美好的。鲁迅先生说,“你要是爱谁,便没命的去爱他;你要是谁也不爱,也可以没命的去自己死掉。”如果这世界上真有一个人值得你“没命的去爱他”,确实也不枉此生了,“裸婚”一下自然无妨——但这却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儿呀。在此意义上,我认为,湖南卫视提出“裸婚誓言”过于理想,尤其在这个大多数人的精神生活已经变得如此地贫瘠的现时代,这一“八荣八耻”的誓言未必就“体现了绝大多数适婚青年们的真实心声”——当然,这或许正是该理想主义的爱情宣言的价值所在也未可知。

责任编辑:云海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