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职场生涯 / 正文

大学生村官多沦为电脑操盘手 专业荒废进退两难

2014-03-12 09:16:2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从2008年中央启动“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官”计划至今,已有数十万大学生村官活跃在农村的广袤土地上。

今年两会上,大学生村官冼润霞替全国大学生村官向习近平总书记反映工作、生活中遇到的种种问题和困难,成为热议话题。

据悉,作为注入农村的鲜活“行政血液”,他们中的许多人为推动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发挥了作用,但也面临不太适应环境、出路狭窄、前景渺茫等问题,“下不去”、“留不住”的现象逐渐显现。

大学生村官,这些年轻的基层工作者们究竟境遇如何?大学生村官的中国梦靠什么来实现?

点击进入下一页

大学生村官冼润霞:工资不到保姆一半

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代表们纷纷发言。30岁的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增城市石滩镇沙头村大学生村官冼润霞是第7位发言的代表,当着总书记的面,她一口气提了4条“建议”,持续10多分钟,没有被打断。

她讲到,有个代表问她大学生村官的工资有多少,听到她的答案后惊讶地说,“哎呦,还没有当保姆的工资高。”冼润霞纠正道,“不对,应该更正为,还不到一个保姆一半的工资”。

座谈时,这番话从冼润霞嘴中复述出来,在场的全国人大代表都笑了,也包括坐在她斜对面的习近平总书记。

当天,现场气氛十分轻松,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揭西县凤江镇凤北村大学生村官王玲娜回忆说,总书记“没官架子”,一直“很亲和”,有的代表刚开始发言紧张,总书记便时不时插一些话来让他们放松。

就像一位亲切的长辈,冼润霞如此描述3米之隔的总书记。

她决定,把问题都提出来——

“现在我们大学生村官好多已经30岁了,我们都要结婚、生孩子,但目前的收入很难去承受这些别人看起来似乎很平常的梦想;而且服务期满后,出路在哪里,也是我们最为纠结的问题。我们不怕吃苦,怕的是为梦想来到基层,但最后却可能因为生计而不得不离开农村。”

说这段话时,冼润霞情绪很“激动”,邻座的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科技厅厅长黄宁生怕她“控制不住自己”,便一只手伸在她的上衣袖口,“如果一哭马上就拉衣袖”。

最终,冼润霞收到了总书记的一个“让自己很满意”的回应,“要关心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生活,包括婚恋问题,给他们创造条件扎根基层、实现梦想。”

不说“感谢”,不说“成绩”,冼润霞说,这么重要的场合就是要把青年和基层问题真实地说出来。

大学生村官窘境多

许多大学生成为“村官”后就开始扎根一线,为农村建设和发展奋力拼搏。但大学生村官也要生活,自然不能免俗,也必然面临很多现实的压力。这些年轻的基层工作者们究竟境遇如何?记者近日走进他们的生活。

同为“村官” 待遇差别大

年初,四川盐亭的一名村官在天涯社区上一篇“四川盐亭大学生村官生活艰难、处境尴尬”的帖子引发网民热议。记者在海南、湖南、河北等地走访发现,由于各地政策情况不一,不仅不同地域的大学生村官待遇差别很大,相同地区的大学生村官也由于种种原因面临许多问题。

1990年出生的袁雪峰现在已经是湖南资兴市波水乡波水村村党支部书记助理,同时兼任波水乡的团委书记。

“因为是资兴本地人,我很快就融入了这里的工作生活。在这边工作还算不错,虽然没有正式公务员编制,但乡镇一级把我纳入了正式的干部考核(即‘参公’管理),和正式的乡政府干部一样,在乡镇这一块可以得到很多补贴。这个是其他乡镇大学生村官不能比的。”袁雪峰坦言。

“尽管如今三年续聘期没满,但也攒了一点‘老婆本’了。”他笑着说。

然而,与袁雪峰同在资兴市的另一位大学生村官王光军(化名)的境遇就完全不同了。

记者发现,1988年出生的他不会用微信。“我的手机太差,用不了微信。”王光军憨憨地笑着。他告诉记者,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只有1430元,“还好单位安排住宿,吃饭不怎么花钱,又在偏远山区,每个月还能存个两三百。”王光军说。

记者了解到,资兴房价每平方米接近3000元,1000多元的工资包吃包住也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如果单位不提供住宿,租单间每月200元,套间租金则要每月400元,买点米菜、交话费、坐公交然后就所剩无几了。要是再碰上有人婚丧嫁娶,就只能靠借钱生活了。”王光军说,“我到现在也没谈恋爱,家里催得紧,可如今不稳定,没房子又没存款,谁愿意跟我?”

河北省张家口市的一名大学生村官张诩告诉记者,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有的和他一样属于“省聘”,拥有事业单位编制。也有许多村官属“市聘”,没有编制,虽然从到手的收入来看无多大差别,但是医疗保险等福利,市聘人员则无缘享受。

“第一届招生时,他们承诺工作期满后可以考核择优直接进入公务员队伍。但到今年,则变成参加公考后择优优先录用。而且第一届也有师兄到现在也没有彻底解决编制问题,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张诩说。

专业荒废“进退两难”

记者采访发现,这些大学生村官们大多是“80后”“90后”,这些年轻的基层工作者有的是大学刚毕业就决定考大学生村官,有的则是放弃原先的工作返乡当“村官”。然而由于大学生村官并非公务员编制,他们必须通过“公考”才能走上公务员岗位。

多数大学生村官向记者反映,由于基层工作繁忙,准备“公考”的时间精力都不充足,加上原先的专业知识也忘得差不多了,即使聘任期满要选择离开现在的岗位出去找工作,竞争压力仍非常大。

王光军告诉记者,他平时负责村内资料整理、接待,还要协助做好拆房、土地流转等工作。

“我现在不仅在村上要工作,还在乡政府做办公室秘书。由于人手严重不足,所以我得身兼数职,现在复习考试看书的习惯都没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考出去。”王光军说。

“尽管‘公考’有针对‘村官’的种种优惠,但优秀人才多,考试压力大,各类招考针对大学生村官的职位也普遍较低。”王光军表示,尽管他现在从事的都是文职工作,可他读书时学的却是机电一体化。“到现在专业知识基本已经忘光了,如果聘期到了不续聘,出去也不知道能够做什么。”

海南省文昌市潭牛镇大庙村的党支部书记苏子涵告诉记者,据她了解,许多大学生村官现在对自己的前途跟出路都十分担忧,他们在基层工作了多年后,所学的专业知识基本都忘光了。

“如果聘期满后他们选择出去找其他工作,简历上填写‘大学生村官’,那些国企跟私企普遍都觉得没什么用处,跟其他竞争者相比毫无优势。”苏子涵坦言。

陈世良也是文昌市的市聘大学生村官,他告诉记者,在考大学生村官之前他在海南中至信家具公司上班。

“我父母都是农民,家境本来就不好,外婆十年前脑溢血动了手术后,行动也一直不方便。我当时放弃工作考‘村官’就是顶着家中巨大的压力。”陈世良边说边叹气。

“去年末,外公又得了肺癌,可我现在的工资都不够自己的生活,更谈不上帮我的家人和亲属了。父母培养我上大学不容易,可我是辞掉工作回来当‘村官’的,如今工作3年有了一定成绩,难道要我放弃一切从头开始吗?”

三重尴尬让大学生留不下没奔头

一是,由于身份限制,村官提拔空间小,发挥作用的平台也小。据调查,大学生下到村(社区)后,多数都沦为“电脑操盘手”,大部分只是纸上谈兵的“秀才”,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未能得到良好的锻炼和展示。二是大学生村官队伍人才流失大。一方面基层工作环境艰苦,工资待遇差,福利待遇更是与在编公务员相差甚远,很多村官不得不“出走”,另一方面很多大学生村官将村官当作考入公务员的跳板,很多村官也早已“鲤鱼跃龙门”。三是村官出路成难题。正如冼润霞所说,“服务期满后,我们的出路在哪里,也是我们最为纠结的问题。”长期扎根基层、为农村发展服务使部分村官与社会脱节,难以适应社会的发展,放弃村官身份后就必须重头再来,从新人做起。

大学生村官价值如何体现?

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王海认为,如果拿工资来衡量一份工作的价值,“大学生村官”的确不是一份好工作,估计其未来的确会如村官们所担忧——“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的确,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关于工资的困惑和纠结,都是一个“比”字惹的祸。众所周知,大学生村官是带有志愿者性质的党在农村建设中的“特设岗位人员”。大学生村官的工资(其实应该叫补贴)在1700元左右,这比一般志愿人员相比,其实已经不低了。特别是在中西部地区,大学生村官的收入要高于一般的村民。也正是因为此,曾经有人提醒大学生村官——“要当真村官,先当真农民”。

大学生村官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它是一项事业,是一个有发展空间的平台。在劳动力价值越来越贵的今天,的确很多工种的工资是很高,但其干的只是体力或者简单重复劳动,其空间和意义,与大学生村官从事的改变农村面貌、帮助农民群众过上好日子、推动广大农村全面建成小康的现实事业,没有可比性。

此外,保姆等许多工种的工资,都是市场化的。并且许多高薪的工种,入口是随时敞开的,不需要太高的门槛。但是,大学生村官的门槛是很高的,是需要遴选和严格把关的。这个岗位,承担的是更多的责任。

王海认为,不管如何,都应该尊重每一个大学生村官当初的选择。但来到农村只是第一步。如果今天有所犹豫,那么请回顾当初的理想。如果是想要平台,想要事业,想在带领村民致富的道路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那么一切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关键在于内心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大学生村官也需“转型”

据《2012中国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显示,从2008年中央启动“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官”计划,3年间全国累计有200多万名高校毕业生报名应聘,到2015年,中国的大学生村官数量将达到40万人,覆盖2/3的行政村。作为注入农村的鲜活行政血液,他们中的许多人为推动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发挥了作用,但也面临不太适应环境、出路狭窄、前景渺茫等问题,“下不去”、“留不住”的现象逐渐显现,在一些地方,选聘计划甚至渐趋停滞。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认为,眼下,新型城镇化的大幕徐徐拉开。具备高素质的大学生村官,应当且能够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发挥特别作用。从城乡一体化大局审视大学生村官制度的发展前景并采取针对性措施,可以让大学生村官跟上城镇化的步伐,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未来的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人口将继续大量转移到城市,农业合作社等集体组织形式将逐步壮大,农村社会管理体制将逐渐脱离城乡二元体制。在这样的情形下,可以考虑对大学生村官制度做一些调整。

首先,可以为消解行政体系内的“城乡差别”做一些探索。比如,适当调整公务员制度,试行“地方公务员制度”或“乡村公务员制度”,让包括大学生村官在内的村干部可以经由一定途径转变为公务员,保证其稳定的职业前景。重庆、宁夏、海南等地,已经有了类似尝试,尽管并不完善,但一定程度上排解了大学生村官的后顾之忧。当然,伴随此项改革,大学生村官的门槛也应适当提高。

其次,可以让一部分大学生到农村任职合作社经理助理,向合作社输送人才。国家可尝试对合作社的大学生助理人员提供一定年限的工资报酬,这既是对合作社的支持,也使大学生历练实战经营本领,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此外,还可建立一种大学生村官创业基金。很多大学生村官了解农村情况,具备专业技能,完全有能力成为农村企业的创业者或者社会企业的组织者。一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村官工作与农业已没有太大关系,更多是与工商业打交道,把农村的产品和资源化为收益。目前,山西、江苏等多地都已出台相关政策,对大学生村官基层创业给予手续、税收、贷款等方面的减免和补助,鼓励以创业带动就业和致富,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对于大学生村官的选拔和培养,不妨放到整个城镇化的大盘子中考虑。新型城镇化关键在人,农村带头人首先应该有强烈的转型意识和过硬的技能。不妨以大学生村官为抓手,用政策鼓励整个乡村干部系统跟上新型城镇化的思路,在这一重大历史进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半月谈 
相关推荐: 村官大学生专业电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