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创业学园 / 正文

俞敏洪“放弃”创建新东方大学

2014-04-12 15:38: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0 (10)

今天,忽然有了一份感伤,一份“感时花溅泪”的感伤。

这种感伤来自一个背影,一个向花轻拍的背影,一个知天命的背影。

他是老俞,那个被认为“中国最有钱的英语老师”的俞敏洪。

今天,应老俞邀请到顺义的耿丹学院欣赏樱花。因为耿丹学院的500多株樱花开了,花期如潮,花气如云,错过了实在可惜。又因为老俞去年升任了耿丹学院的理事长,耿丹学院成全了他创办大学的梦。

面对繁花似锦、花团锦簇的粉樱、白樱,老俞快乐地行走着、拍摄着、闲谈着……今天的老俞是快乐的,面对着樱芬花舞的时候,面对着师来生往的时候。笔者也被感染了。20年前,老俞就梦想着创办一所新东方大学。如今,置身樱花盛开的“自己”的校园,老俞怎么能不开心呢,尽管这里并没有被叫做新东方大学。

然而,看到笔者发到朋友圈的照片,新浪的田甜回复道,俞老师,老了。田甜曾经在老俞身边工作了很多年,一直将老俞视作偶像。

顿时,笔者有了“一朝春尽红颜老”的感伤。樱花的花期很短,只有七天左右,因而在樱花盛开的时节,又有樱花祭的仪礼,仿佛那葬花的柔弱女子。

眼见老俞时不时停下,用自己的手机不停地记录着樱的花事,莫非也是感怀韶华的易逝。

老俞肖虎,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匆匆太匆匆,20年的光阴终于换来创建大学的梦想成真。可是,其间的老俞,又做了怎样的思想斗争。

十多年前,笔者就耳闻老俞有一个理想,一个创建新东方大学的理想。当时,老俞身边的人都说,这是一个梦,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那时的新东方,还只是北京新东方学校,北京城刚刚新建了四环。

新东方上市,富裕的老俞终于开启“我和我追逐的梦想”。可是,老俞没有地,没有创建大学的土地。大学需要校园,校园需要土地,土地是大学的根本,也羁绊了老俞的梦想。

老俞与江南春开玩笑,说只要江南春肯出钱,创办的大学完全可以叫做江南春大学。那一年,老俞正好50岁。他有些等不及了。

而今,老俞终于有了一所“自己”的大学。因为生命不等人,再往后拖,老俞根本没有时间将“自己”的大学办成中国的好大学、世界的好大学。他选择了“妥协”,选择了投资耿丹学院。

老俞讲,大学的名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学的内涵,与中国乃至世界最优秀的大学媲美才是最重要的。

老俞投资耿丹学院是不需要回报的。也就是说,老俞真的要去做一只蜡炬,去燃烧自己,去照亮别人。这才是他理想中的、真正的教育。

老俞讲,耿丹学院让他有了着陆点,有了未来奋斗的目标,干新东方又有了热情。他办新东方的目的,就是把耿丹学院办得更好。

老俞讲,作为培训机构,新东方将会面临危机、面临挑战,或许有一天会没有了。但是,新东方将与耿丹学院融为一体,成就一所百年不倒的大学。当然,老俞也希望,有一天耿丹大学能够更名为耿丹•新东方学院,或者新东方•学院。

理想主义者老俞并没有将耿丹学院办成中国的哈佛大学的奢望,甚至没有将耿丹学院办成私立的北京大学的愿望。他只希望能够将耿丹学院办成一所文理学院,让学生们在校园里安心读书,不要去想找工作。而到了毕业的时候,会有很多企业来校园里抢学生。

如今,老俞已经拿出50万元让耿丹学院的老师给学生们买书,放到图书馆里供学生们借阅。该读书就安心读书。这是老俞给学生们的期许。他希望学生们每年能够读100本书,四年能够读400本书。耿丹的学生们都应该既有广博的知识,有具备造福社会的技能。

老俞并没有对耿丹学院进行什么大刀阔斧的改革,但耿丹学院的学生们看到了身边多了一个学习改变命运的榜样,耿丹学院的教师们看到了眼前有了一个做真正教育的理想主义者。润物细无声,老俞希望耿丹学院能够悄然地发生根本的改变。

如花似梦。樱花盛开的时节,也是梦开始的地方。真盼着人生能够多几个20年,无论是于笔者,还是于老俞。

20年后,耿丹学院又会是怎么一个模样?

惟愿落花时节又逢君。

责任编辑:茶青
来源: 微信客户端@九宫八卦
相关推荐: 新东方大学俞敏洪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