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青年生态 / 正文

外国记者中国“入乡随俗”:当众抠鼻孔 吃青蛙

2015-01-03 19:29:31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近日,来自美国、德国和非洲的驻华记者分别撰文,讲述了他们在中国工作、生活期间遇到的许多新鲜有趣的经历,其中一些富有中国特色的桥段读来不禁莞尔,同时也发人深思。

美国记者:我开始当众抠鼻孔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14年12月31日刊登了阿莉莎·阿布科维茨的题为《真正的自白:这位旅居中国的外国人当众抠鼻孔》一文,原文摘要如下:

这是我一年多前来北京时注意到的一种习惯。当时我感觉很厌恶。但既然现在我部分参与了抠鼻子的活动,就回过头来解释一下吧。

我们(我指的是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有恶习。而在美国人看来,当众抠鼻子是不可接受的。但在中国这不过是种生活方式。我当时并不认为这会成为我的生活方式。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当众抠鼻子是在乘坐地铁时,当时并没有多想;在纽约住了近7年后,我在通勤时看到过人们各种各样的行为。但当我在一次高档宴会上看到一名身着细条纹衬衣的男子抠鼻孔时,我知道这并没有什么反常的。

这种特点已被这个社会深深接受。据说在上世纪20年代,孙中山曾建议国人不要当着外国人的面抠鼻孔。去年中国当局甚至对长达64页的《文明旅游出行指南》大肆宣传,告诫游客不要在别人面前抠挖鼻孔,安静用餐,以及不要随地大小便等等。

但旁观当地习俗是一回事,染上它又是另一回事。

随着污染成为北京的一大问题,我认识到了清洁通气道的必要性。我经常发觉自己的鼻毛上沾满煤烟微粒。这就是我首次发现自己也开始抠鼻子时的情况。那天的污染很严重,我感觉自己的鼻子堵住了。当时我正在一家杂货店排队买东西,没有带面巾纸,于是决定用手去抠鼻子。

虽然我对染上这种新习惯多少有点尴尬,但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感到了舒畅;我可以无所顾忌地这样做,而不会像在美国那样引来诧异的目光或听到厌恶的指责声。

我心安理得地发现自己不是唯一受当地习惯影响的外国人。

我身为美国人的丈夫现在经常把汤喝得惊天动地。我还目睹了自己的侨民朋友们在地铁车门即将关闭时挤进拥挤不堪的车厢里,另外一些人则冲着餐馆的服务生大喊和打响指。

虽然当我再次回到美国时需要克制自己抠鼻子的习惯,但眼下我要像一名真正的北京人那样全身心地接受它。

德国记者:受”垃圾短信“困扰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2014年12月31日发表的题为《垃圾短信和中国式“交流”》的报道称,如今在中国没有手机可不行。然而,这一通信工具也有明显缺点,并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困扰,例如那些发自可疑组织和某些企业的手机短信。

在洪水般的短信大潮中,尽管也有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但这对于一位德国驻京记者来说,也太多太多了。

有时这位记者每天只收到两三条,但有时也会收到几十条这样的“垃圾短信”。短信中会问及是否有意投资一个投资基金或是否需要便宜的假发票。此外,整容医生、高利贷和租赁诈骗者也试图通过短信说服这位记者“上当”。还有年轻女性打着提供“宾馆内部服务”的幌子发来短信。但为什么中国的电信企业不对这些“垃圾短信”采取更有力的整治措施呢,其中的缘由令人费解。

然而对这位德国记者来说,有些短信却不是收到后马上就会删除的。比如,朝阳区文明办发来的短信。短信中提醒市民不剩饭不剩菜,进行垃圾分类,保持公共卫生。这位记者起初还觉得这类短信十分有趣。在潮涌般的广告短信中,文明办的短信如同一颗珍宝。但现在这位记者认为这种“提醒”般的短信比“素食日”还糟糕。

不仅如此,这位记者还收到过公安机关发来的短信,内容包括不应在人行道上吐痰,不应该酒驾,不应该闯红灯。这就是中国—总是知道什么对市民来说是最有益的。此外,北京市交通委也发短信提醒这位记者,北京地铁的票价将上涨。有时这位记者真想把手机扔到角落里烧了。

或者短信发送单位至少该允许人们回复这些短信吧!但是人们的回复根本无法送达。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交流”:移动时代的“交流”只停留在单方面。

非洲记者:吃青蛙长见识

全非新闻网2014年12月31日发表了题为《2014年回顾:我在北京吃到了青蛙,它很美味》的报道,作者为森尼·恩塔永布亚。文章称,当我向2014年说“再见”和向2015年说“你好”的时候,我希望回首一下过去的一年,并且庆幸这是充满趣味的一年。是的,在这一年中有过挑战,但总的来说这是让我时时刻刻增长见识的一年。而我在很大程度上把这一切归咎(和归功)于中国。

你吃过自己曾经认为永远都不可能放进嘴里的东西吗?不错,我曾愉快地咀嚼过一只油汪汪的麻辣青蛙。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它很美味:中国人发明这道菜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过我曾拒绝享用羊鞭,我的男子汉气概让我实在下不了口。但其他人吃过这道菜,他们发现它可口且异常松脆。

吃青蛙对我而言是件大事。我们大家都知道,卢旺达人是极保守的民族。我们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此外便再无别的奢望。我的意思是,看看我们的民族食品水煮甘薯和豆子吧,它们可谓简单至极。住在亚洲让我的味蕾品尝到了全新的风情和味道。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仍然保持着一个村民的饮食偏好:给我吃淀粉、肉酱和豆子,我会心满意足的。

我有过远足的经历。我花了半天时间在云蒙山森林公园里爬山,结果弄得浑身是汗,当时心里充满了对那几个说服我与他们一起出行的人的诅咒。你猜怎么着?当我站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欣赏令人惊叹的景色时,我意识到这将会成为我永生难忘的记忆之一。

请注意,有些记忆被尽可能迅速地删除了。污染、寒冷干燥的冬天、炎热干燥的夏天、拥挤的地铁、不卫生的餐馆以及肆无忌惮地用手指着我哈哈大笑的人们。但是归根到底,这段经历开阔了我的眼界,并且帮助我进一步认识到了让我们人类显得如此趣味盎然的差异。

责任编辑:瓶子
来源: 参考消息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