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青年 / 体育娱乐 / 正文

姚晨:高调帮助难民,低调帮助同胞(2)

2015-12-25 09:21:1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中国女演员姚晨身份很多,“联合国难民署中国亲善大使”可能格外为她所看重,因此特别标注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

姚晨说,尽管前期做了许多沟通,到了难民营之后,还是碰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感觉这次的安排,可能是因为巴基斯坦是一个特别注重礼节的国家,每到一处,他们都要用非常热情的仪式欢迎你,那其实对我来讲,我不是领导,我不是来视察工作的。前几年,我们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家庭式的探访,结果这一次呢,他们都给我们安排的是去女子学校、男子学校。”在她看来,走马观花似的探访,“就算我写出来,也不能打动任何人,它只是一个描述,‘啊,这个学校是怎么样的,他们在怎样的教室里上课怎么样的’。不是说这些信息没有用,而是这些信息传播性差,而作为个体,其实他有故事性,也有自己的思想,如果我用冰冷的话说,我觉得更有利传播。”

在姚晨的坚持下,她争取到了第二次与艾琪拉对话的机会,只是加在一起才三个小时,当中还要刨去翻译,多少令她感到有些不够尽兴。但两次与艾琪拉的对话,让姚晨越发佩服起后者来。“我觉得她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在去之前,我们都大概了解了一下她的事迹,知道她本身就是个阿富汗难民,二十几年前,举家逃离到巴基斯坦,进了难民营的第一天起,她就说服身边其他的阿富汗难民,让他们的孩子接受教育。”

在艾琪拉的家里,她送给姚晨亲手做的手饰,她说;“我很希望能送给你漂亮的礼物,但因为资源有限,只能送你这些东西。但我们当地有种说法,如果这些礼物是真正发自内心想送的,就算是树上的一片叶子,也非常珍贵。我们交换礼物,只是为了记住彼此。”

在今年9月艾琪拉获奖后,欧美多家主流媒体都报道过她的事迹,介绍了这位出生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开明家庭的女子,如何在1992年因内战爆发辗转逃至卡香德那难民营的,那年她26岁,发现难民营的学校里没有一个女生。于是她拉着丈夫去找部落长老和伊玛目,在她的坚持下从一个小帐篷里讲如何帮着家里算账和注意个人卫生开始,逐渐逐渐扩展到面向整个难民营女童的通识教育。

“我觉得她最了不起的一点在于,阿富汗那么多年不允许接受教育的传统,在她这里被打破了。至今为止已经有1000多位女童,在她的执着推动下,接受了教育。然后这些女童,在她们长大以后,成为母亲,就把教育这一思想延续给下一代,让下一代孩子也进学堂接受教育,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姚晨说。

联合国难民署驻巴基斯坦代表对姚晨说,“如果我们不给这些青年人提供学习知识技能的机会,那很可能会有别人给他们拿起武器的机会。”

姚晨表示,“其实阿富汗难民问题已经持续了30多年了,始终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就像滚雪球一样。包括巴基斯坦政府、难民署在内,都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教育可能是一个入手点,也可能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根本方式。”

中国国内对于难民的认识在改变

姚晨说,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都是一年一签的,她理解该机构对于亲善大使形象的绝对维护,她说,“我倒是希望签的时间长点。从我这边来讲,只要他们不嫌弃我,我愿意一直做下去,反正总要有人做嘛。”

在她看来,当初与联合国难民署结缘是“命运的安排”,“其实难民署(2010年)找到我作代言人时候,大家才刚刚开始玩微博,那时候微博的影响力还并没有浮现,所以我觉得这确实是命运的安排,他们找到我,我觉得就特别特别简单,打了个电话,我恰巧对难民有所关注,所以我就很开心地答应了,然后就这么做下来了。后来我的微博成为有影响力的平台,这是我们双方都没有预设过的。”

在当上联合国难民署中国亲善大使之初,不乏质疑之声,比如“中国还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干嘛非要出国帮助外国人”之类的留言时常出现在姚晨的微博评论里,姚晨表示,“我觉得这件事情在于,我在帮助难民的同时,并没有不帮助我们国内的同胞,只是我帮助我们国内的同胞的时候,并没有像帮助难民时那样高调地去宣扬,因为难民署找我,本身就是需要我来做这样的普及和传播,至于说帮助同胞,我参与过太多太多的事情。可能更多是在私下去做。我可能没有持续地去做一个国内的公益项目,但是在微博上看到一些救急的事情,我会选择私下里经济上援助,或者别的方式援助,但我觉得我不会在公开平台上去说这些事情。

至于微博评论另一种质疑,即这种形式的难民营探访到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帮到难民,姚晨觉得这是一个“漫长的,而且是潜移默化的帮助”。

她说每次探访回来后都会写一些文章,“你不知道有少人看见,也许是十个人看见,也许里面五个人被打动了,然后他们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更多人,也许更多人会更多地往外扩散。我觉得五年前,当我刚刚接受练过难民署工作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难民,好像在我们这个大环境里,对难民这个词相对是很模糊的,我自己都是从头开始学习,但是这几年下来,我们确实看到了改变。第三年的时候,百度搜索公益热词棒里,联合国难民署排到了第四位,我把它发到我们难民小分队的群里,大家都特别特别激动和兴奋,因为你真的看到了改变。还有,目前国内尚未开通对于难民的直接募款方式,所以中国内地居民都需要打款至香港难民署,这是一个非常麻烦、复杂的捐款过程,对很多有公益慈善心的人来说,十分不便。难民署告诉过我一个数字,2007年香港难民署的捐款只有几百港币,到了2014年就达到了160万港币。当然不是说这是我个人的功劳,我就想说,我们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澎湃新闻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